您的位置:首页生态原产地〉规章-简介-大事记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发布时间:2014-10-14 09:05:53  资料整合:  来源:  人气:3435  字号:

编者按

      2014年5月21日,《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指标体系研究》论文答辩会在南开大学举行,该论文的指导教师为南开大学朱坦教授。朱坦先生是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原院长,我国国家战略环评咨询委员会专家、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同时担任着中国环境学会环境影响评价分会主任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SPAR)项目环境管理教席等职务。朱坦先生也是中国生态道德教育促进会的顾问、中国生态道德教育促进会生态原产地专家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

      《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指标体系研究》对于指导我国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一是开创性、建设性。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是我国在世界上首创的一项保护制度,没有先例,评价指标体系迄今也是空白状态。构建一个有机统一、完整实用的指标体系历来是一项工程、一个挑战,目前亟需建立完善相关的基础性工作。保护评定评价指标体系研究的问世,从保护工作的全局性、长远性而言,具有一定的开创性、建设性作用。二是初步构建了二级指标体系的指向和要求。构建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指标体系,具有显著的跨学科、跨行业特点,要求全视野、全生命周期对生态原产地产品理念、内涵、各要素的深刻洞察,以及在操作实务方面对关键点的系统性把控。

      论文针对《保护评定通则》的一级指标,总体上初步构建了二级指标体系的框架,指向明确,对合规性开展保护评定业务,切实可以起到导向作用,起到正确引导、匡正偏离、系统性对应要素指标的评价效果,使评定工作沿着科学性、系统性、可行性方向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Research on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Eco-origin Product
2014年5月

 


论文作者      赵雅斐                     指导教师       朱坦 教授      
申请学位      理学硕士                 培养单位       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学科专业      环境管理与经济      研究方向       环境管理   
  

  

 摘 要
     生态原产地产品是指产品生命周期中符合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要求并具有原产地特征和特性的良好生态型产品。它遵循了人与自然和谐的要求,符合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生态原产地产品顺应了可持续发展和绿色消费的时代要求。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工作的基础和核心,可以为评定工作提供科学依据和技术支撑。本论文在综合分析原产地理论和生态相关理论基础上,深入探讨研究了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特征和范围。根据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目的、标准和思路,评价指标体系构建的原则和指标选择依据,最终建立了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首先,以原产地要素为前提条件,考虑原产地范围、原材料和生产工艺。其次,以生态要素为核心条件,在评价环节中,把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引入全生命周期理念。最后,以综合要素为附加条件,包括企业社会责任,诚信程度,企业影响等。并以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利用玉米芯研发生产的龙力牌功能糖和西峡猕猴桃两个案例来验证本文所构建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合理性。
     希望本论文构建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能够更好的指导和推动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规范化、科学化发展。
     关键词: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全生命周期

 

 

Abstract


Eco-origin product is eco-friendly product in line with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low-carbon, energy and resource conservation in life cycle, and have the feature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geographical origin. It follows the requirements of harmony between man and nature, and has the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concept of respecting nature, complying with nature, and protecting natural. Eco-origin product conforms t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green consumption.


Establishing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eco-origin product can provide a scientific basis and technical support for the assessment work. based on 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origin theory and relevant ecological theory,the paper has a depth study of the meaning,features and scope of the eco-origin product. According to evaluation targets, criterion and principles of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the paper ultimately establishes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eco-origin product. Firstly, it considers the origin elements as a prerequisite, including original scope, raw materials and production processes. Secondly, it deems the ecological elements as core conditions, with introduction of green development, cyclic development and low-carbon development to life cycle concept in the evaluation session. Finally, integrated elements are considered as additional conditions, involving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the integrity degree and social impact. And take the Shandong biotechnology research corporation as an example which using corncob to produce functional sugar and kiwi fruit of Xixia county to verify the reasonableness of eco-origin products evaluation system constructed in this paper.


It hopes that th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eco-origin product can better guide and promote standardized and scientific development of eco-products.
Key words:eco-origin product,evaluation index system,life cycle

 

目 录摘要 I
Abstract II
第一章 绪论 1
第一节 选题背景与研究意义 1
1.1.1 选题背景 1
1.1.2 研究意义 3
第二节 研究主要内容 5
1.2.1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理论 5
1.2.2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指标体系 6
第三节 研究方法与技术路线 7
1.3.1 研究方法 7
1.3.2 技术路线 8
第四节 研究创新点 8
第二章 国内外相关研究综述 10
第一节 原产地域产品研究 10
第二节 环境标志制度和绿色产品评价研究 11
2.2.1 国外研究进展 11
2.2.2 国内研究进展 13
第三节 生态原产地产品研究 14
第三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理论 17
第一节 原产地理论 17
3.1.1 原产地 17
3.1.2 原产地规则 17
3.1.3 原产地特征 18
第二节 生态相关理论 18
3.2.1 生态经济学理论 18
3.2.2 可持续发展理论 19
3.2.3 生命周期理论 20
3.2.4 清洁生产理论 20
3.2.5 循环经济理论 20
第三节 生态原产地产品理论 21
3.3.1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概念 21
3.3.2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 22
3.3.3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范围 23
第四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指标体系研究 25
第一节 评价目的、标准和思路 25
4.1.1 评价目的 25
4.1.2 评价标准 25
4.1.3 评价思路 25
第二节 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27
4.2.1 评价指标选择依据 27
4.2.2 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原则 28
4.2.3 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29
4.2.4 评价指标体系应用展望 33
第五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实例 35
第一节 案例一 —— 龙力牌功能糖 35
5.1.1背景介绍 35
5.1.2 评价指标体系应用 36
5.1.3 结论 39
第二节 案例二 —— 西峡猕猴桃 39
5.2.1 背景介绍 40
5.2.2 评价指标体系应用 40
5.2.3 结论 43
第三节 建议 43
第六章 结论与展望 45
第一节 结论 45
第二节 展望 45
参考文献 47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选题背景与研究意义


1.1.1 选题背景
1.可持续发展的时代背景

     二十世纪中叶以来,伴随城镇化、工业化而出现的环境污染、生态失衡、资源匮乏等全球性问题,严重威胁到人类自身的生存安危,迫使人们不得不深刻反思自己的行为,人类开始寻求新的良性的发展模式,各种环保思潮和社会运动兴起。
     1962年,蕾切尔•卡逊发表《寂静的春天》一书,告诫世人:人类一方面在创造高度文明,另一方面又在毁灭自己的文明,环境问题如不解决,人类将“生活在幸福的坟墓之中”。该书的出版第一次敲响了人类环境状况的警钟。人类对环境问题的认识开始以世界性环境与发展会议为标志发生了历史性飞跃。1972年,联合国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讨论并通过了著名的《人类环境宣言》,揭开了全人类共同保护环境的序幕,世界环境体制初步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思想随之形成。1992年,联合国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会议第一次把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结合起来进行认识,提出了可持续发展战略,并通过了《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21世纪议程》、《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等重要文件,达成了对可持续发展的全球性共识。2002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可持续发展世界首脑会议,提出了著名的可持续发展三大支柱: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环境保护,明确了经济社会发展必须与环境保护相结合,以确保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和人类的繁荣,标志着人类在可持续发展道路上向前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201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讨论了“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背景下的绿色经济”、“促进可持续发展机制框架”两大主题,强调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背景下的绿色经济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工具之一。
     从我国可持续发展的历程来看,1972年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时,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中国派代表团出席了会议,了解到了世界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会议后,为加强中国环境保护工作,由国家计划委员会牵头成立了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筹备办公室。1973年,中国召开了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此后,陆续实施了“三同时”和限期治理等政策和措施,各地和有关部门也组织开展了一些污染源调查,初步摸清了部分地区的环境质量状况。针对工业盲目发展、城市布局混乱和局部地区环境状况急剧恶化等问题,国家开展了主要针对工业和城市环境的污染治理工作。
     1979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代化建设上来,环境保护工作开始列入党和国家的重要议事日程,并确立了环境保护基本国策的地位,明确提出了环境保护的大政方针,建立了独立的环境保护管理机构,相应的政策、法规体系初步形成,并相继实施了有中国特色的环境管理八项制度,环境保护工作开始走向了正规化、科学化和法制化。
     1992年6月,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出席会议并承诺认真履行会议所通过的各项文件。此后,中国开始以可持续发展理念指导国家的发展和经济建设。1992年8月,中国政府提出了中国环境与发展十大对策,明确指出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当代中国以及未来的必然选择。1996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将实施可持续发展作为现代化建设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写入纲要之中。此后,中国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持续发展国家报告》(1997年、2002年),编制了《中国21世纪可持续发展行动纲要》,并且在“十五”、“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通过一系列举措继续坚持和巩固了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战略地位。
     新世纪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深刻洞察人类文明转型的新趋向,结合具体国情,选择性吸纳中华传统文化精髓和包括可持续发展在内的国际先进发展思想和理念,创造性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积极开展生态文明建设的相关理论探索和实践活动,将走生态文明建设之路作为我国实施可持续发展的具体路径。党的十六大后,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相继提出走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发展循环经济,建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等发展理念和战略举措,为生态文明的提出奠定了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新要求,并将到2020年成为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家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要求之一。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单篇论述生态文明,要求将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贯彻到其它四大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至此,生态文明理念在全世界人口最多、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全面走向国家实践,生态文明建设成为中国全面实施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
2.绿色消费的时代背景
     生态原产地产品是融入全球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时代潮流需要。从国内外市场需求的总体趋势分析,世界已经进入一个绿色消费、可持续发展时代,进入一个生态文明的发展时代。以绿色为代表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已经上升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促进社会和谐进步、扩大国际影响力的重大发展战略,成为建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气候友好型社会的着力点。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实现民族复兴的关键就是持续强劲发展,把生态原产地植入中国制造产品,把绿色、可持续发展、生态文明的理念贯穿到中国制造产品的全过程,是中国制造产品融入全球绿色消费、可持续发展时代潮流的要求。
     消费者是市场的“上帝”,消费者的购买倾向直接影响着产品的发展方向。公众环境意识的提高影响了制造商和经销商的生产经营思想,推动着市场和产品向有益于环境的方向发展。人们的消费心理和消费行为逐步在向崇尚自然、追求健康转变,绿色消费逐渐成为当今消费领域的主流。绿色消费是指消费者对绿色产品的需求、购买和消费活动,是一种具有生态意识的、高层次的理性消费行为。它以保护消费者健康权益为主旨、以保护生态环境为出发点、符合人的健康和环境保护标准。发展绿色消费,是建设“两型社会”的重要内容。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制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促使生产者放弃粗放型生产模式,减少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逐步形成可持续生产模式;可以引导消费观念和消费行为,促使人们注重保护自然,形成科学、文明、健康的消费方式。
     生态原产地产品将生态的理念与责任、原产地的正宗和品质相融合,最大程度代表了消费者的核心利益和文化观念,成为绿色、文明消费模式的象征,高度体现了人类社会向更高级形式生态文明进军的方向,具有现实、长远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1.1.2 研究意义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随着全球环境的恶化和人们环保意识的提高,世界各国开始重视产品的环境属性,自联合国1972年发布《人类环境宣言》以来,发达国家率先开展了环境标志运动,如德国的“蓝色天使”计划,加拿大的“环境选择”标志,北欧四国的“白天鹅”环境标志产品,欧盟的“生态标签”等。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国际贸易的加速发展,发展中国家也开始着手建立本国的环境标志制度。我国于1993年正式确定了“十环”环境标志制度。到目前为止,大约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各自的产品领域推行环境标志制度。在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上升到“五位一体”战略高度的大背景下,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恰逢其时,意义重大!
     1.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符合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是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将生态文明理念融入经济建设的重要工作。
     十八大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1]。由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源性产业的成本不断提升,生态环境和资源能源瓶颈的严重制约,这迫使我们必须把保护环境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把建设生态文明做为一个国家战略。
      建设生态文明的内涵和本质,就是建设以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基础、以自然规律为准则、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生态原产地产品要求产品在原材料提取、生产、加工、制造、包装、储运、使用和废弃等全生命周期内,按照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和生态健康的要求进行,从而确保原产地区域范围内的环境影响处于较低水平,资源能源利用效率高,污染排放少,环境负荷与同类产品相比具有显著优势。因此,生态原产地产品在全生命周期内遵循了人与自然和谐的要求,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符合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
      从促进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树立一批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明星企业,推广一批具备原产地特征的绿色产品,引导公众进行绿色消费,有助于推动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的根本变革,促使人们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出发,按照自然客观规律办事,是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将生态文明理念融入经济建设的重要工作。
2.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有助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第一进出口货物贸易大国。目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和城镇化加速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个关键时期的核心就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国的劳动力成本和资源成本已经不再是优势,唯一的选择就是依靠科技创新驱动,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转变的战略重点就是首先以科技创新作为支撑,使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向绿色、生态、可持续方向转变,向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转变,向全面建设生态文明的方向转变,推动整个社会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生态原产地就是以企业产品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为载体和平台,用生态文明的理念推进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根本性绿色变革。
     长期以来,我国已经开展了多项针对产品的认证和评定工作,其中原产地标记产品、地理标志产品等基于原产地特征的产品认证以及环境标志产品、低碳产品等具备绿色标志意义的产品认证,由于能够凸显产品质量、特色和反映当前公众环境关切而备受关注,并取得了较好效果。但对于绿色标准与原产地属性相结合的产品认证和保护仍然处于空白。生态原产地产品引入全生命周期概念,把节约资源、能源及保护环境的理念和方法融入具有原产地特征和特性产品的生产、运输、消费及处理的全过程中,凝结着产品的声誉和信誉,是我国在生态文明建设大背景下提出的一个全新概念。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一方面有助于引导绿色消费,提高消费者的生态环保意识,形成科学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另一方面有助于引导企业改变经营思想,通过创新绿色技术,改善产品的环境绩效,进而推动生产方式的根本变革。总之,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有助于我国形成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有助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3.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有利于跨越环境壁垒,提高我国产品的形象和竞争力。
     现代商业贸易竞争已经从传统的经济、技术、市场等领域延伸到生态环境领域,国际经济贸易中的“环境壁垒”凸显。发达国家通过设置一系列高于国际公认或绝大多数国家不能接受的苛刻环保法规和标准,对外国商品进口采取准入限制,发展中国家商品进入国际市场的门槛正越来越高。在国内外贸易中,原产地产品代表着国家和地区的形象,是诚信、荣誉、品质和品牌的象征,是维护国家和地区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增强我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只能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道路。生态原产地产品受到国家保护,在具备原产地特征的产品中,遴选出符合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生态健康要求的产品,有助于跨越发达国家以技术标准、专利技术和环保标准等一系列措施构筑的贸易壁垒,使我国的产品,以更加绿色、品质更好的形象,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为提升我国产品的形象与竞争力,增加产品附加值创造积极条件,推动我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同时有利于深化中国同世界的贸易关系,推动中国与世界的良性互动和共同发展。
 

第二节 研究主要内容


1.2.1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理论

     生态原产地产品相关的基础理论研究是评价指标体系建立的基础。论文主要对原产地理论和生态学理论进行梳理。其中原产地理论包括原产地概念,原产地判定,原产地规则等。生态相关理论包括生态经济学理论、可持续发展理论、生命周期理论、清洁生产理论、循环经济理论等。
     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查阅,依据这些理论,在借鉴国内外环境标志产品、原产地产品等相关产品研究成果基础上,了解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和发展现状,突出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特点,明确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范围,全面深入地认识生态原产地产品,为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奠定基础。
1.2.2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指标体系
     构建评价指标体系的目的是为了全面、有效地评价目标,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是评价的基础和核心。
     国内外关于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研究很少,而关于环境标志产品、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研究较多,从生态评定要素来看,生态原产地产品与绿色产品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故论文可以参照、借鉴绿色产品评价体系。考察国内外关于绿色产品评价体系的有效性和不足之处,并结合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特征,根据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目标,评价标准和评价原则,首先以原产地评定要素为前提条件,其次以生态要素评价为核心条件并且在生态要素评价环节中引入生命周期理论,最后以企业其他综合因素作为附加条件。
     在此研究内容中,将重点探讨以下几个方面:
     (1)原产地要素评价:认定生态原产地产品必须首先以原产地为前提条件,而且按照关贸总协定的规定,对本国产品的保护必须以产品符合原产地标准为前提。原产地要素评价主要包括原产地范围和原产地判定,原产地判定包括原产地规则、原产地特征和原产地特性。
     (2)生态要素评价:这是本论文中指标体系的研究重点。按照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在评价体系中强化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生态”特征,按照ISO14040中提出的包含原材料环节、生产环节、销售环节,使用环节和废弃/再利用环节的全生命周期理论为基础开展评定,并且把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思想融入全生命周期。评价指标要具有代表性,全面性和合理性,体现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特色。评价具体参照《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中关于评定要素的规定,并参考《生态工业园区标准》、《国家生态文明建设试点示范区指标》、《有机产品标准》、《绿色产品标准》等评价标准。
     (3)综合要素评价:综合要素评价包括企业社会责任,品牌管理,工作环境等方面。这些因素虽然无法在原产地评定要素和生态评定要素中表现、但它们体现出了评价的社会和人文关怀,有利于企业长远利益和可持续发展。
 

第三节 研究方法与技术路线


1.3.1 研究方法

     本文研究过程中使用如下研究方法:
     (1)查阅文献法  
     大量阅读和整理文献,了解相关的研究历史、现状和动态进展,并借鉴已有的成果和结论,为研究奠定基础。  
     (2)分析归纳法  
     分析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特点和范围,借鉴已有的相关产品评价经验,提出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目标、思路和原则,分别归纳原产地要素、生态要素和综合要素评价指标。 
     (3)实例研究法
     通过实际考察、调研评估具体的例子,了解企业发展历史,生产产品的流程,资源、能源消耗情况,产品的特点等。理论结合实际,不断改进完善评价指标体系,最后通过实例来验证指标体系的合理性和科学性。
     (4)层次分析法
     采用层次分析法构建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
     (5)综合分析法  
     生态原产地产品涉及多个领域,包含了多门学科的知识,需要多角度、综合地进行分析研究。
     从学科角度看,生态原产地产品不仅涉及原产地学、生态学,也涉及到经济学、管理学等学科。从理论研究角度看,不仅包括国际原产地规则、品牌营销理论,也涉及到生态经济学理论、可持续发展理论、清洁生产理论、生命周期理论、循环经济理论等。从理论研究进展和内容看,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基础理论政策研究还没有最终完成,尤其是交叉学科碰撞中提出的新理论,还有待进一步检验和完善;技术创新和应用研究还要在生态原产地产品实践中继续探索;评定指标体系、评定技术规范、评定技术细则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1.3.2 技术路线

(示意图待补充)

 

 第四节 研究创新点

 

     生态原产地产品是一个较新的概念,随着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形势加剧,我国提出了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创造性地将生态标签制度与原产地规则结合起来。目前,关于它的文献较少,国内对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还没有明确的界定,尚未形成统一、科学的评价体系。论文首次尝试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为评价奠定基础,更好地指导保护评定工作的开展。

 

 第二章 国内外相关研究综述


     由于生态原产地产品是中国在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较新提出的概念,目前,国内外关于生态原产地产品研究,尤其是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的研究的文献较少。生态原产地产品以其“生态”理念赋予原产地产品崭新的时代内涵,与原产地域产品和环境标志制度、绿色产品有一定的联系。本论文主要对原产地域产品研究和环境标志制度、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研究进行阐述。


第一节 原产地域产品研究


     所谓原产地域产品,是指利用产自特定地域的原材料,按照传统工艺在特定地域内所生产的,质量、特色、声誉在本质上取决于其原产地地域地理特征的,并按法定程序批准以原产地域名称进行命名的产品[2]。原产地域产品在国际贸易中具有重要地位和重大影响,在国际进出口贸易中容易获得关税、通关等方面的优惠,也有利于冲破非关税壁垒,从而促进国际贸易的发展。原产地域产品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①它是一种国家保护的制度,法律依据是国家质检总局规章《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和强制性国家标准《原产地域产品通用要求》(GB17924-1999);②原产地域产品权利是公权利,与商标、专利不同,权利归原产地域产品申报委员会,企业拥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③获得原产地域保护的产品,必须有强制性国家标准给予保护。强制性国家标准在国内外市场是一种技术壁垒,同时也是技术规范;④产品质量天然无污染,具有明显独到的特殊性。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制度的建立和实施,可通过原产地域产品及其控制手段,确定其产品生产条件和生产标准,保证其产品质量和特色,同时用法规的形式明确规定原产地域范围以外的生产者不得使用也不得假冒专用标志,遏制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等质量欺诈行为,从而保护和提高原产地域产品的知名度和附加值[3]。
     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在国际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它始于欧洲,源于法国。1883年《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1891年《制止商品来源的虚假或欺骗性标志马德里协议》等,均对地理名称和原产地命名问题做了相应的保护规定。1958年缔结的里斯本协议中也规定:保护的对象是国家、地区或地点的地理名称,这种名称所标示的产品具有的特点,是完全或主要由该地的地理环境(包括自然和人文的因素)所决定的。1991年缔结的TRIPS 协议把地理标志与商标、专利、版权并列,作为一项独立的知识产权加以保护。充分表明了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制度的重要国际地位和重大影响[4]。现在欧盟所有国家、日本、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都承认原产地域保护产品的通行性,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制度现已被世界上愈来愈多的国家所接受。
     我国与国际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工作相比,起步较晚,水平较低,差距较大。面对加入世贸组织的新形势,我国为了有效地保护我国原产地域产品,规范原产地域产品专用标志的使用,保证原产地域产品的质量和特色,于1999年8月17日由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制定发布了《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之后,又制定发布了《原产地域产品通用要求》等强制性国家标准,标志着具有中国特色的原产地域保护制度正式确立和中国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制度法规体系保障的初步形成[5]。2000年1月30日,浙江绍兴酒申请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获得批准,成为我国第一个原产地域保护产品。
     国内关于原产地域产品相关的评价体系研究较少,吴嘉玲[6]通过对自然环境与原产地域产品的相关性研究进行分析,首先建立包括气候指标、土壤地球化学指标和环境质量指标的评价体系,然后将原产地域自然环境适宜度引入到综合评价,建立原产地域自然环境适宜性评价模型完成综合评价。


第二节 环境标志制度和绿色产品评价研究


2.2.1 国外研究进展

     目前,国外并没有明确提出“生态原产地产品”这一概念,相关的研究综述较少,但是在实践中,许多国家十分重视产品的环境属性,实施环境标志(亦称绿色标志、生态标志)制度[7],研究绿色产品(green product)或环境协调产品(environmental conscious product)。
     环境标志(亦称绿色标志、生态标志)制度在全球普遍推广,成为时代的发展方向。环境标志是证明产品的生产使用及处置过程全部符合环保要求,对环境无害或危害极少,同时有利于资源的再生和回收利用。它是对产品的环境性能的一种带有公证性质的鉴定,是对产品的全面的环境质量的评价。德国是最早推行环境标志制度的国家,也是现今许多环境标志制度的示范,此后环境标志制度作为一种环境管理手段广泛使用。1978年,德国采用“蓝色天使(Blue Angel)”标志对绿色产品进行认证,它强调在产品生命周期全过程中对环境的各种危害进行分析评价,通常采用矩阵法来定性评价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最主要的环境影响。而对一些相互竞争产品的筛选和标准的制定要求采用定量的生命周期评价或简化生命周期评价[8]。此后,加拿大、美国、欧盟、日本、韩国也开始实施相应的环境标志计划。
     绿色产品是指在其生命周期全程中,符合环境保护要求,对生态环境无害或危害极少,资源利用率高、能源消耗低的产品。绿色产品评价一般集中在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构成和评价方法、评价模型的探讨。国外的研究机构、政府部门,特别是企业在评价指标体系的制定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提出了不同的指标体系构成。不同国家,不同领域都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和行业特点提出了不同的绿色产品评价体系。关于评价方法,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和许多国家大多推荐采用生命周期(LCA)方法。
英国采用改进型生命周期评价法(Streamlined LCA)评价绿色产品,该方法不强调对产品生命周期各阶段中的投入产出进行定量分析,而是依据研究人员的判断和获得的数据来估计产品在生命周期的各阶段中可能产生的影响,并对影响因素进行筛选。
     美国科学认证体系SCS(scientific Certification systems)是美国的一个Ⅲ型绿色标志认证机构,它以产品对环境的影响为基础,针对不同类别的产品制定了评价指标体系。例如,针对地毯产品制定了由资源保护、产品制造、产品性能、产品责任延伸和创新等构成的绿色地毯产品评价指标体系,使地毯产品的评价与认证有了可供操作的明确依据[9]。
     日本富士施乐公司针对所生产的产品特点制定了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10]。该公司认为绿色产品是具有超级环境性能的产品,制定了由43个指标组成的3层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11]。
     针对目前虽然已经有多种方法用于评价和比较产品在生命周期过程中产生的环境负担和资源消耗,但效果都不理想的现状,Edgar G.Hertwich[12]比较了6种不同评价方法的结构与性质,这6种方法是层次分析法AHP、单位服务的材料输入方法MIPS、瑞士的生态点法SEP、持续过程指数法SPI、环境毒理学和化学协会的生命周期影响评价方法SETACLCA和环境优先系统方法EPS。尽管这6种方法的目的相同,但由于考虑的影响不同,分析深度不同,使用不同的影响衡量方法,最终得到的结果也不同。其结果对不同的评价目的选择不同的评价方法提出了指导性建议。
     TakHur[13]用生命周期评价(LCA)和总成本评价(TCA)计算绿色生产力(GP)指标和GP比率来评价产品的GP。
     Subramanian SenthilkannanMuthu[14]等人提出了基于生态功能考虑的评价产品的框架和方法,构建了包括4个输入指标(原材料、制造过程、功能性质、生态性质)和5个输出指标(质量、功能、3Rs、人类影响、环境影响)的模型来量化生态功能指标,并以不同材质的购物袋为例验证。
     ÅsaJönsson[15]从评价方法的本质,目标,特点等方面入手,比较分析六种方法(LCA,生态标签,环境优先,环境指南,环境宣传,自然步骤)评价建筑产品对环境影响的差异。
2.2.2 国内研究进展
     1992年,里约热内卢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以后,中国开始积极借鉴国外环境标志制度的先进经验,并着手建立符合国情的环境标志制度。1993年8月25日,国家环境保护局发布了中国“环境标志”图形(即“十环”标志)。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是国内最权威的绿色产品、环保产品认证,代表官方对产品的质量和环保性能的认可,通过文件审核、现场检查、样品检测三个阶段的多准则审核来确定产品是否可以达到国家环境保护标准的要求。
     我国农产品认证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农业部实施的绿色食品认证。2001年,在中央提出发展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农业的背景下,农业部提出了无公害农产品的概念,并组织实施“无公害食品行动计划”,各地自行制定标准开展了当地的无公害农产品认证。在此基础上,2003年实现了“统一标准、统一标志、统一程序、统一管理、统一监督”的全国统一的无公害农产品认证。20世纪90年代后期,国内一些机构引入国外有机食品标准,实施了有机食品认证。有机食品认证是农产品质量安全认证的一个组成部分。
     国内关于绿色产品的评价指标体系、评价方法、评价系统模型等研究较多。绿色产品评价方法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对产品的“绿色属性”实施综合评价,即可以采用一些多目标评价方法,如经济分析法、专家咨询法、加权平均法、成本效益法、价值分析法、模糊评价法、层次分析法等,对产品的绿色属性实施评价,最终得到各产品的“绿色属性”。另一类是基于生命周期评价(Life Cycle Analysis,简记为 LCA)方法进行评价。
     1997 年,刘光复等人[16],在描述了绿色产品的概念后,提出很直观的绿色产品评价框架体系,该体系可以看成层次维、时间维、目标维共同组成的三维矩阵,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以及绿色产品评价系统。刘志峰等人[17],通过对目前消费市场公认的绿色产品标准的分析,提出了其评价指标及评价方法,建立绿色产品评价系统,详细说明了主要组成模块的功能及其内容。1999 年,宋江敏[18]探讨了基于产品多生命周期工程的产品环境评价指标体系。向东等人[19],根据绿色产品具有绿色性、先进性、经济性、生命周期性等四个特点,提出了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框架结构,即技术属性指标、经济性指标以及绿色性指标,具体产品可结合其具体情况细化评价指标。辛志伟[20]应用简式生命周期矩阵法结合“目标图”来评价环境标志产品。2003年,杨印生和李洪伟[21]提出了基于数据包络分析模型的非均一综合评价方法,并以冰箱为例进行了实证分析。2005年,钱阳,林岗[22]从技术、经济和绿色等角度建立了绿色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并用模糊综合评价方法对产品的“绿色程度”进行了综合评价。2007年,陈良超[23]建立了朱鹮保护区有机产品产业环境的评价体系,构建了评价指标体系,评价政策体系和评价监控管理体系。2008年,王金军[24]根据绿色产品特性,建立了包括环境、资源、能源、经济等属性的准则层,采用了模糊层次分析法对绿色产品进行综合评价。2011年,田凤权[25]根据产品生命周期的含义针对一般产品特点提出了绿色产品的三维评价体系模型,构建了五大属性指标、21个具体指标的绿色产品评价体系,并提出用模糊层次分析法来对产品的绿色度进行总体评价。有不少绿色设计的专家或学者在论文或专著中发表并建立了某类产品的绿色评价指标体系,吴鹏[26]探讨了绿色机械产品评价体系研究,黄建江[27]构建了绿色服装洗涤机械产品评价体系,楼锡银[28]建立了绿色汽车设计评价指标体系。韩敏,戴宏民[29]构建了洗衣机绿色度综合评价体系。同继锋[30]探讨了绿色建筑卫生陶瓷产品评价体系。2012年,蔡中伟、罗水成和邵斌根据绿色产品的基本特征,从绿色产品的技术属性、环境属性、资源属性、经济属性等方面建立了绿色产品设计评价指标体系,并利用层次分析法 (AHP)对多个指标进行综合评判。
     目前有关绿色产品的评价体系不完善,操作性不强。而且缺乏统一规范的标准,评价内容和标准不健全。从方法上和理论上都有待于深入研究,并力求实用性、科学性、全面性。


第三节 生态原产地产品研究


     依据国家质检总局对原产地产品适用范围等有关规定,生态原产地产品是指产品生命周期中符合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和生态健康要求并具有原产地特征和特性的良好生态性产品。适用范围包括原产地标记产品、原产地名称保护产品、生物物种起源产品、具有历史传承的老字号名优特产品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型产品[31]。
     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是从2009年开始探索,2011年、2012年、2013年开始试点,目前正在稳步地推进。国家质检总局为开展这项工作,首先进行了制度设计,并且组织了生态专家、原产地的专家,包括法律人员制定了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评定通则和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然后正式印发了国家质检总局委托的可以委托第三方评定机构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并且编制了一些宣传小册子,包括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60问,同时进一步规范相关文件;开展过程中还进行了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专员培训班,提高评定专业的业务水平。2013年进一步对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技术规范,野生蓝莓酒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规范制定了详细的技术规范规则,为此项工作更规范有序地开展奠定了基础。
     2009年10月27日,中国生态道德教育促进会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通关司原产地处及有关原产地专家,第一次在山西太原探讨并提出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认证的设想。
     2010年,生态原产地标记产品保护列入国家质检总局《2010年质检工作要点》。《要点》第“17.服务经济及外贸发展方式的转变”指出:积极开展生态原产地标记产品保护的研究。
     2011年4月,在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认监委的领导和支持下,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全国首批试点工作正式开展。2011年8、9月,国家质检总局与贵州省、福建省、广东省签订的战略合作备忘录里,都纳入了生态原产地工作内容。2011年10月,国家质检总局印发《质量监督检验检疫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并指出“加强生态与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提高生态、低碳、绿色产品知名度和竞争力”,成为推动我国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发展的里程碑,开启了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事业的新纪元。    2012年1月,国家质检总局在全国质检工作会议报告中明确要求“加强生态原产地保护”。2012年9月,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规范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有序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评定工作,质检总局印发了《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生态原产地产品评定机构管理规范》及生态原产地产品委托评定机构名单(第一批)[32]。2012年10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关于公布获得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名单的公告》,批准祥光牌阴极铜、野生蓝莓酒、西峡香菇等15个产品为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准予使用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标志[32]。
     2013年11月,根据《原产地标记管理规定》及其《实施办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等规定,经审核评定,批准宝应湖西岛有机大米/糙米,西峡猕猴桃,三门峡雏鹰黑猪,桂华蚕丝及其制品,梧州茂圣六堡茶及其制品,灌阳梁华紫甘薯天然色素、红心萝卜天然色素、紫甘薯全粉及粉条等产品为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准予使用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标志。从2011年到2013年获得国家质检总局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产品,累计共有21个,产品名单如下表2.1所示。这些产品在地方和行业里都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代表,起到了引领与示范、风向与标杆的作用。

 表2.1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名单
 
序号 产品名称 申报单位   
1 祥光牌阴极铜   山东阳谷祥光铜业有限公司   
2 野生蓝莓酒(生辉牌、越橘庄园牌、王生生牌)   黑龙江越橘庄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3 西峡香菇   河南省西峡县人民政府   
4 宜兴项珍阳羡雪芽(项珍牌、龙池雪莲牌)   江苏省宜兴市项珍茶叶合作社   
5 武阳春雨茶   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政府   
6 朱仙镇木版年画   河南省开封县朱仙镇人民政府   
7 禹城龙力功能糖   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8 禹城龙力纤维乙醇   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9 蒙草节水抗旱绿化植物   内蒙古和信园蒙草抗旱绿化股份有限公司   
10 海格客车、海格皮卡   金龙联合汽车工业(苏州)有限公司   
11 卢氏黑木耳   河南省卢氏县菌业生产管理办公室   
12 逍遥镇胡辣汤料精品   西华县逍遥镇胡辣汤协会   
13 灵宝苹果   河南省灵宝市园艺局   
14 有机麦苗粉   衡水山枝保健饮料有限公司   
15 景德镇山茶油(青缘牌)   景德镇市青原农林开发有限公司   
16 西峡猕猴桃   河南省西峡县猕猴桃生产办公室   
17 三门峡雏鹰黑猪   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18 宝应湖西岛有机大米、糙米产品   扬州宝应湖西岛有机农场有限公司   
19 桂华蚕丝及其制品   广西横县桂华茧丝绸有限责任公司   
20 梧州茂圣六堡茶及其制品   广西梧州茂圣茶业有限公司   
21 灌阳梁华紫甘薯天然色素、红心萝卜天然色素、紫甘薯全粉及粉条

 广西桂林梁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各省市政府高度重视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积极帮助企业申报生态原产地产品,组织开展针对企业的政策及措施宣讲活动。
     关于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概念、范围、评价标准和技术规范仍不成熟,需不断完善。目前,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主要是依据《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和《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但是,目前制定的文件主要是基于定性描述,尚无定量或细致的规定,缺乏成熟的评定技术指标体系。第三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理论。

 

第三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理论

第一节 原产地理论


3.1.1 原产地
     原产地是货物的来源地,即指产品的产地。在国际贸易中进出口商品的原产地是指作为商品而进入国际贸易流通的货物的来源,即商品的产生地、生产地、制造或产生实质改变的加工地[33]。原产地是客观存在的,在自然经济状态下并无经济价值,但是进入流通领域成为商品后,由于货物的质量、特征等方面与原产地有着联系,原产地就有了一定的经济价值。货物的原产地被形象地称为商品的“经济国籍”。提升和树立原产地形象直接关系到国家和地方的经济形象。
3.1.2 原产地规则
     原产地规则是判断产品原产国家或地区的准则。按照WTO《原产地规则协议》的解释,原产地规则是指各国为确定贸易中商品的原产地而制订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目前,国际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原产地规则。各国为着各自的经济利益和政治需要,有着各自的原产地规则。
     1993年关贸总协定(GATT)通过了《原产地规则协议》(Agreement on Rules of Origin),该协议是GATT多边贸易体制内第一个关于原产地规则的国际协议。1995年成立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在其货物贸易理事会中专门下设了原产地规则委员会,来加强原产地规则的国际协调。
     原产地规则将原产产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完全原产产品,第二类是含有非原产成分的原产产品。完全原产产品是指,在一国领土、海床生长、收获、捕获、捕捞和开采的植物、活动物、水产品和矿产品;由一国船只从海里获取的海产品;在一国收集的只能供回收原料用的废物和在一国生产、制造过程中所得的废物和废料;以及完全由上述产品加工制造所得的产品。含有非原产成分的原产产品是指完全或部分使用非原产原料或零部件制得的产品。含有非原产成分的原产产品的判定,以税目号改变为基本标准;税目号改变不能反映实质性改变的,以百分比标准(增值标准)、加工工序标准等为补充进行判定[34]。
     原产地标准是原产地规则的核心。原产地标准是指一国(或地区)用来衡量某种产品本国(或地区)生产或制造的标准或尺度。原产地标准可分类为完全原产地标准、实质性改变标准[34]。完全原产地标准是用来判断在一国完全原产产品的原产地规则。完全原产产品的原材料完全来自一个国家。实质性改变标准指用进口的原材料在一国国内制造、加工的货物,该进口的原材料必须在该国经受改变它们特殊性质和特征并达到一定实质性程度的改变过程,是制成品在性质、形式或用途上产生了不同于进口原材料的永久性和实质性的改变。这个实质性改变必须最后在该出口国进行。实质性改变的衡量标准主要包括税目改变标准、百分比标准和加工工序标准。
     原产地标准符合性评定包括原料、起始原料、原料追溯、加工增值、加工工艺和工序、核心工序、原产地标记等评定因素。评定人员通过实地调查,对生产加工过程中是否使用非原产原料、非原产成分HS品目号的改变情况或占产品的百分比率,对产品进行的加工工序、以及产品增值情况等进行核查,确定产品是否符合有关原产地标准。
3.1.3 原产地特征
     产品的原产地特征决定了产品的质量、品质等级等。为分辨同一国家或地区同一种产品质量的不同,评定产品应具有原产地特征。原产地特征包括自然特征和人文特征两大类。
     自然特征:原产地产品是建立在某一产地特有的资源、环境、生态特色基础上的,产地的自然条件赋予了产品的原产地特性,构成产品的独特性和特殊性。自然因素包括气候、水文、地貌、地质、土壤、生物等因素。
     人文特征:原产地产品具有年代传承、独特的历史渊源和文化特质。人文因素包括社会及文化因素,如传统工艺、流程配方、制作方法、风俗习惯、史料典籍中的记录或民间典故等。原产地人文特征的证明材料包括:传统生产工艺、配方独特性;原材料特殊性、独到性;历史证明材料;相关的文化介绍;其他证明材料。


第二节 生态相关理论


3.2.1 生态经济学理论
     生态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正式创建的。美国经济学家鲍尔丁在其《一门科学—生态经济学》文章中首次提出了“生态经济学”概念。生态经济学(ecological economics),是研究社会生产和再生产过程,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组成的复合系统中物流循环、能量转化和价值增值规律及其应用的学科,是生态学和经济学相结合而形成的一门边缘学科。生态经济基本理论包括:社会经济发展同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关系,人类的生存、发展条件与生态需求,生态学理论,系统理论,生态价值理论,生态经济效益理论,生态与经济协同发展理论等。
     生态经济理论的核心问题是促进经济与生态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是一种全新的发展观。主要特点为:与环境协调发展、高效利用资源、发展过程可持续。生态经济系统、生态经济平衡和生态经济效益是生态经济学的三个基本理论范畴。它们之间形成了一种互相联系和相互制约的辨证关系,并且这一决定和影响的关系是双向的。生态经济系统是经济活动的载体,它的建立决定了生态经济平衡的建立;而生态经济平衡作为生态经济系统运行动力的形成,推动了系统的物质循环和能量转换的运动,从而产生了最终的生态经济效益。
3.2.2 可持续发展理论
     可持续发展理论的形成经历了相当长的历史过程。1987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在题为《我们共同的未来》的报告中,第一次阐述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更具国际化意义的是1992年6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来自世界178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通过了《21世纪议程》、《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等一系列文件,明确把发展与环境密切联系在一起,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并成为付诸为全球的行动。1995年我国十四届五中全会提出把可持续发展作为我国发展战略。
     可持续发展是一种注重长远发展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在“自然—社会—经济”复合系统中,在不超过资源与环境承载能力的条件下,促进经济持续发展,保持资源永续利用,不断提高生活质量,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能力。可持续发展既顾及当前、近期利益,又顾及未来与长远利益,当前、近期的发展不损害未来、长远的发展,而且为其提供有利条件的发展。
     可持续发展的内涵是共同发展、协调发展、公平发展、高效发展、多维发展。主要内容涉及可持续经济、可持续生态和可持续社会三方面的协调统一,要求人类在发展中讲究经济效率、关注生态和谐和追求社会公平,最终达到人的全面发展[35]。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是公平性原则、持续性原则、共同性原则。资源的持续利用和生态系统可持续性的保持是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首要条件;节约资源是可持续发展的基本要求;可持续利用自然资源,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条件;人类与生态环境和谐共存,是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模式。社会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人类才能在地球上繁衍不息。
3.2.3 生命周期理论
     生命周期(Life Cycle)的概念应用很广泛,特别是在政治、经济、环境、技术、社会等诸多领域经常出现,其基本涵义可以通俗地理解为“从摇篮到坟墓”(Cradle-to-Grave)的整个过程。对于某个产品而言,生命周期就是从自然中来回到自然中去的全过程,既包括制造产品所需要的原材料的采集、加工等生产过程,也包括产品贮存、运输等流通过程,还包括产品的使用过程以及产品报废或处置等废弃回到自然过程,整个过程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品生命周期。
     生命周期评价广义来说是用于评价与产品生产过程或活动有关的环境影响的方法。国际标准化组织( ISO)将生命周期评价定义为: 生命周期评价是对产品或服务系统整个生命周期中与产品或服务系统的功能直接有关的环境影响、物质和能源的投入产出进行汇集和测定的一套系统方法。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评价过程是由四个相关的部分构成即目标与范围定义、清单分析、影响评价和结果解释。
3.2.4 清洁生产理论
     1989年5月联合国环境署工业与环境规划活动中心制定了《清洁生产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推进清洁生产。1998年10月韩国汉城第五次国际清洁生产高级研讨会上出台《国际清洁生产宣言》,作为一种环境管理战略清洁生产的公开承诺,将清洁生产上升为一种战略。
     联合国环境署对清洁生产的定义是,清洁生产是一种创造性的思想,将整体预防的环境战略持续地应用于生产过程、产品和服务中,以增加生态效率和减少人类和环境的风险。对于生产过程,要求节约资源和能源,降低废弃物的数量和毒性;对于产品,要求减少从原材料提取到产品最终处置整个生命周期的不利影响;对于服务,要求将环境因素纳入设计和所提供的服务中。
     清洁生产的内涵是清洁的能源、清洁的生产过程、清洁的产品;清洁生产的原则是持续性、预防性、综合性;清洁生产的主要途径包括以保护环境为目标设计产品、选择原材料;改革工艺和设备,开发全新流程;废物循环利用,建立生产闭合圈。
3.2.5 循环经济理论
     “循环经济”理念是美国经济学家波尔丁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36]。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可持续发展战略成为世界潮流后,才被整合为一套系统的以资源循环利用、避免废物产生为特征的循环经济战略。循环经济(cyclic economy)是指物质闭环流动型经济,即在人、自然资源和科学技术的大系统内,在资源投入、企业生产、产品消费及其废弃的全过程中,把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形增长的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来发展的经济。
     循环经济的理论基础是生态经济理论,它要求经济活动组织成一个“资源→产品→再生资源→再生产品”的反馈式流程,运用生态学规律来指导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通过资源高效和循环利用,实现污染的低排放甚至零排放,保护环境,实现社会、经济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循环经济的理论内涵是符合生态效率、提高环境资源的配置效率、要求产业发展集群化和生态化。目标是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特征是物质闭路循环和能量梯次使用,按照自然生态系统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方式运行的经济模式,生产的显著特点是两高两低:低消耗、低污染、高利用率、高循环率。循环经济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提供了战略性理论范式。发展循环经济、建立循环型社会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途径和实现方式。循环型社会是一种以物质闭环流动为特征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
     我国《循环经济促进法》规定“循环经济,是指在生产、流通和消费等过程中进行的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活动的总称”。减量化,是指在生产、流通和消费等过程中减少资源消耗和废物产生;再利用,是指将废物直接作为产品或者经修复、翻新、再制造后继续作为产品使用,或者将废物的全部或者部分作为其它产品的部件予以使用;资源化,是指将废物直接作为原料进行利用或者对废物进行再生利用。


第三节 生态原产地产品理论


3.3.1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概念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的《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中对生态原产地产品定义如下,生态原产地产品是指产品生命周期中符合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要求并具有原产地特征和特性的良好生态型产品。生命周期是指原材料提取、产品生产、加工、制造、包装、储运、使用、废弃再利用等过程。生态原产地产品包括原产地标记产品、原产地名称保护产品、生物物种起源产品、具有历史传承的名、优、特产品或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型产品等。
     生态,本是指一切生物的生存状态,以及它们之间和它与环境之间环环相扣的关系。生态原产地中的生态的核心是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代表着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符合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凝聚着生态文明的内涵和本质。原产地,在国际贸易中指一个国家或地区货物的来源地、产品的产地,是国际贸易中产品的“经济护照”、“经济国籍”,中国原产地产品代表着中国的根本经济利益,直接关系到中国的资源、环境、国际竞争等重大问题。
     从产品与自然环境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角度看,它们之间存在以下两种关系:一是自然环境对产品的影响,也就是自然环境赋予、影响了产品独特的品质、特性;二是产品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即生产加工、运输、使用时能够对自然环境产生重大影响。生态原产地产品是生态与原产地的有机结合,融合了生态和原产地两个方面的关键属性。生态与原产地二者关系紧密。首先,在特定生态环境下生长和生产的产品,必然具有该特定生态环境的特征,这就是原产地的特征和特性。其次,原产地作为产品的来源地、生长和生产地,对产品具有识别和标志功能,对于那些生长和生产于特定生态环境下的产品,其自然环境、文化传统、人文历史等都能够从原产地上体现。这是生态与原产地的结合点,也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基础[37]。
     与环境标志产品和绿色产品相比,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显著特点是强调产品的原产地特征和特性,一方面有利于保护民族精品和民族文化遗产,增强我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有利于我国产品同国际惯例接轨,提高我国产品的世界影响力。与地理标志产品相比,生态原产地产品突出了产品的环境友好特征,把对原产地的生态要求上升到生态文明角度,要求把循环发展、绿色发展和低碳发展思想融入产品的全生命周期,符合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有利于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可持续发展。
3.3.2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
     生态原产地产品在全生命周期内遵循了人与自然和谐的要求,符合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并且融入了循环发展、绿色发展和低碳发展思想。
     尊重自然是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前提条件,人们只有从内心敬佩和敬重自然,才能产生行动上的爱护。顺应自然,就是要人们遵循自然规律,尊重自然的选择,通过积极掌握和运用自然规律,调动自然界的力量,为人类更好地服务。保护自然,要求人们发挥主观能动性,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保护自然和生态环境。
     1.生态原产地产品要求人们从产品原产地的环境承载能力出发,正确认识并按照自然客观规律办事,将自身的活动影响限制在自然界的承载能力之内,在开发当地原产地资源的时候,做到有度和有序,积极顺应自然,绝不能把自然当作随意改造、恣意利用的对象,避免“吃祖宗饭,断子孙粮”,做到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
     2.生态原产地产品要求原产地区域范围内的环境质量不因产品的生产而下降,同时使产品原材料提取、生产、加工、制造、包装、储运、使用和废弃等生命周期各个环节注重对资源和能源的合理利用,保护好当地的自然和生态环境,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负面影响。通过保护性的作用,使破损的生态系统得以恢复,使退化的生态环境得以改善。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
     3. 生态原产地产品还要求企业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社会公益性、诚信度等综合方面。从企业和产品的关系来看,企业生产产品,产品延续企业。产品的品质和声誉决定了企业的发展。而社会责任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它是企业存在的基础,也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如果企业不重视对劳动者权益的保护、社会责任和社会道德缺失,只顾经济效益,这样的企业不会长远发展,生产的产品也不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3.3.3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范围
     主要依据地理标志产品分类目录和统计局《国家统计用产品分类目录》。
     第一类是农产品。农产品与人们日常生活的关系十分紧密,也是生态原产地产品重点评价的范围,所占比例最大。农产品是指种植业、养殖业、林业、牧业、水产业生产的各种植物、动物的初级产品及初级加工品。这部分产品种类复杂、品种繁多,主要有粮食、油料、木材、肉、蛋、奶、棉、麻、烟、茧、茶、糖、畜产品、水产品、蔬菜、花卉、果品、干菜、干果、食用菌、中药材、土特产品以及野生动植物原料等[38]。
     农产品的产地环境是影响农产品质量及其安全性的重要方面, 如土地、水源、气候以及农产品生产过程中所用的化学品, 如化肥、农药等,都对产品的健康安全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生长于良好的自然、人文环境中的农产品,品质优良,风味独特,符合生态要素标准要求,理应纳入生态原产地产品范围加以保护、推介。
     第二类是文化产品、工艺品。文化产品、工艺品多与一定地域的传统文化和风土人情有密切关系。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光辉灿烂的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人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思想,形成了大量的具有中华特色的传统工艺,如木板年画、陶瓷、刺绣等。这些中华传统工艺产品的价值,不仅在于独特的传统工艺、流程配方等原产地人文特征,而且在于产品的高质量,制作工艺的环境友好特征。
     做好上述产品的开发和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工作,重视传统优秀文化的价值,重点推广一批承载中华传统文化的绿色产品,提高这些产品的附加值,并给予重点保护,在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将显著提高我国的“软实力”,是中华文化影响世界的重要途径,有助于在国际上宣传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提高国家的话语权。
     第三类是工业产品。虽然工业产品例如电器、汽车等在形成过程受环境影响较小,但是其 尤其在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方面。如果引导和鼓励企业实施清洁生产标准,注重节能减排,资源循环利用,减少对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国际生态标签、环保标志也都将这部分对生态环境产生较大影响的工业产品纳入评价范围。

 

 第四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指标体系研究


第一节 评价目的、标准和思路


4.1.1 评价目的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是通过建立具有一定层次且包含相互联系的多个指标来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工作的基础和核心,可以为评定工作提供科学依据和技术支撑。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可以更好地服务于保护评定通则和工作导则,为保护评定人员执行工作提供依据和参照标准,有利于保证评定质量,提高评定效率,确保生态原产地产品符合相关规定,更加科学化、规范化、程序化地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事业的健康发展。
4.1.2 评价标准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是一个多层次、多因素的综合评价问题。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体系应反映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本质内涵和评价标准。评价标准是评价体系的参照系,是合理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的依据。但是,目前尚无明确统一的评价标准,根据论文第三章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理论,包括原产地理论、生态理论以及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概念内涵和特征,认为生态原产地产应该具备以下标准:(1)产品的原产地范围应具有明显的产地特征,产品的品质和特色能体现出原产地域的特征,工艺要求采用传统的生产工艺流程或特殊的生产设备生产而成。(2)产品全生命周期过程节约资源和能源,对环境和人体的不利影响小。能够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核心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3)企业社会责任感强,社会形象好,诚信度高,声誉好。
4.1.3 评价思路
     因为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是多目标决策问题,因此评价工作不能只针对产品的某一方面进行,而应该根据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特点和评价标准,从原产地要素、生态要素和综合要素等角度全方位进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建立完整的评价指标体系对正确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以及系统地组织和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的保护、评定工作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要以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和特征为依据,以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为目标,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保证生态原产地产品和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应具有科学性、系统性和可行性,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能够为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提供一个客观的评价标准和方法。
     由于生态原产地产品是较新提出的概念,它跨学科、跨行业,涉及不同领域。国内外相关研究很少,且产品种类复杂多样,覆盖范围很广泛,既包括农产品、工艺品,也包括工业产品,不同种类的产品具有不同的特点。目前关于生态原产地产品尚无成熟、完善的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技术规范,现阶段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的主要依据是《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本论文从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概念入手,探究其内涵和特征,确定评价范围和对象,明确评价目的和评价标准,并参照原产地域产品、绿色产品、环境标志产品的评价,将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指标体系分为三个方面。生态原产地产品是生态与原产地的有机结合,融合了生态和原产地两个方面的关键属性。评价时这两个方面必不可少。此外,考虑到产品和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向公众展示企业良好的社会形象,所以评价时以企业社会责任、社会公益性、诚信度等综合要素作为附加条件。这也是本文构建的评价指标体系的特色之处。
     评价思路如下:生态原产地产品必须具备原产地属性,首先,以原产地要素为前提条件,即利用产自特定地域的原材料,按照传统工艺在特定地域内生产,其质量、特色、声誉在本质上取决于其原产地域地理特征。其次,以生态要素为核心条件,强调对资源和环境的保护和合理利用,按照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做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在评价体系中强化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生态”特征,在评价环节中引入生命周期理念,促进产品和企业的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最后,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还考虑企业其他综合因素,如企业社会责任,诚信程度,企业影响等方面。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思路如下图4.1所示。

图4.1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思路(待补充)

 
第二节 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4.2.1 评价指标选择依据
     依据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文件《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中有关评定要素的确定以及《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导则》的相关规定。《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通则》中把评定要素分为原产地评定要素、生态评定要素和综合评定要素。其中,原产地评定要素和生态评定要素又细分为基础要素和核心要素。原产地核心要素从原产地特征、原产地特性、原产地真实性、原产地标准的相符性和产地名称与知识产权的相符性考虑,生态核心要素从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资源节约和生态健康四个方面考虑。评定通则给出了评价的基本要素,为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提供了基本的方向和思路,但是缺乏具体详细的评价指标,有些要素仍需完善。
     原产地评定要素要能体现出产品的品质和特色的原产地域特征。原产地评定要素指标主要依据本论文第三章第一节原产地理论,尤其是原产地规则中有关原产地的确定方法和原产地判定标准,原产地域产品通用要求。
     生态评定要素要能体现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保护自然的理念,主要依据本论文第三章第二节生态相关理论。生态评定要素中把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思想融入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根据生命周期评估标准(ISO14040—ISO14049),从产品原材料、生产、使用和废弃/再利用全过程中的每个环节的活动进行资源、能源消耗分析和环境影响评价,从而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强调少用资源和能源,污染排放少,对环境影响小;包装材料可回收降解;使用过程安全健康。具体指标主要依据循环经济理论中“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原则和“低消耗、低污染,高利用、高循环”的特征,可持续发展理论中资源的持续利用和生态系统可持续发展的要求,生态文明中“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此外,还有《产品系统的生态效益评估原则、要求和指南》(ISO14045:2012)、绿色产品标准、有机产品标准(GB/T19630.1-2005)、绿色食品产地环境技术条件(NY/T391-2000)等文件。
     综合评定要素指标的确定参考《商业企业品牌评价与企业文化建设指南》(GB/T 27925-2011)国家标准,《中国市场信用企业诚信评价管理办法》、《企业信用评价指标体系》、《商务部企业诚信评价体系》等文件。
4.2.2 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原则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涉及的对象多样复杂,设计不同行业,评价因子繁多,这也就导致了指标的庞杂。为了科学、全面、易操作的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保证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在指标体系的选取和构建上应该遵循如下的原则:
     1.合理性原则
     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的评定指标首先应符合产品绿色、环保、安全、卫生等基本要求,对环境和人体不能造成危害,做到与国家法律、政策法规、相关标准相符合。在此基础上结合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特点,充分体现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原产地要素和生态要素,满足和体现消费者、社会和政府对于生态原产地产品更高层次的要求。
     2.系统性原则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定过程是一个集成多个影响因素的评定过程,是生态要求与原产地要求有机结合的评价体系,不能孤立的谈论一个产品的原产地生态性,应体现产品、人类与周围环境的相互关系。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定工作旨在促进社会、经济和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对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要进行系统的考察,运用生态系统分析的思路和相关原理,以原产地为前提,以产品系统整体的低耗、减污、协调、高效为目标,分析其环境、经济、社会的综合影响,评价其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性。
     3.生命周期原则
     在制定具体评定评价指标体系时,既要符合我国国情,又要与国际规则接轨,为国际互认打下基础。生命周期评价已纳入ISO14000环境管理系列标准,成为国际上环境管理和产品设计的一种重要工具。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的范围、评定内容等按照生命周期评价的相关原理和要求确定,体现全过程控制。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指标体系生态要素部分是在生命周期理论基础之上对产品生命周期各个环节的能源和资源消耗、废物排放等进行分析。
     4.定量与定性相结合原则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采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法,对于环境质量、资源和能源利用情况、主要污染物的排放等可以用定量指标衡量的评价内容,采用定量的测试、监测、统计等数据作为评价依据;对于原产地特性、环境管理水平、综合因素等不能直接用定量指标衡量的内容,采用专家打分或评判的方法进行评价。
     5.科学性原则
     在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中,必须依靠科学的理论基础,设置指标的评价标准,才能实事求是地反映实际,并指导实践。指标的选取要以科学分析为基础,而且所选取的指标必须要有明确的科学含义,力求客观、准确和真实地反映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特点。在数据处理、分析、计算上也都必须要有科学依据。指标体系的设计既要能揭示生态原产地产品的本质特征,又要反映出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在要求。所以,要求评价指标体系必须完整,并且指标具有代表性。
     6.可操作性原则
     应当充分考虑通过监测资料和统计资料获取指标信息和数据的现实性和可能性,使得选取的指标数目适量、含义明确、数据易获得和易测量,评价简便,便于实际操作而且有效性强。
4.2.3 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是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基础和首要问题。没有科学合理的指标体系,评价就很难进行。根据论文第四章第一节评价目的、标准和思路以及4.2.1评价指标选择依据和4.2.2的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原则建立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指标体系。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指标体系包括原产地要素、生态要素和综合要素三个方面。每一方面又是由复杂的多元指标组成,这些指标成了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庞大而复杂的指标体系。原产地要素代表了产品的正宗、纯正和地道,生态要素代表了产品的绿色、循环和低碳,综合要素代表了产品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三位一体。
4.2.3.1以原产地要素为前提条件
     原产地是产品的本质属性之一,与产品的品质、品味、特征、生长环境有着密切联系。原产地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往往能够代表一个产品、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产品形象,成为地区乃至国家的名片。首先,生态原产地产品是在原产地产品基础上进行研究的,产品必须首先具备原产地评定要素才有资格申请生态原产地产品。所以,认定生态原产地产品必须首先以原产地为前提条件。其次,按照关贸总协定的规定,对本国产品的保护必须以产品符合原产地标准为前提,主要从原材料和产品生产工艺考虑。
     1.原产地范围要求
     评定产品的原产地范围应具有明显的产地特征,应根据地方政府的行政决定或通过立法来划定。申请企业须提供由当地政府确定的相关地理范围文件,并说明是否在当地检验检疫机构注册/备案。
     2.原材料要求
     产品的原材料要求来自特定地域,而且产品的品质、特色和声誉能体现原产地域的自然属性和人文因素,并具有良好稳定的质量,历史悠久,风味独特,享有盛名。指标主要包括:
     (1)产品所用原材料、零部件的原产地来源;
     (2)非原产原料、非原产成分HS品目号的改变情况或占产品的百分比率;
     (3)与原材料有关的其它独特要求,如气候、地质地貌、土壤、水质、选种、施肥与农药、田间管理、采摘、原材料处理和贮存等。
     3.工艺要求
     工艺要求产品在特定地域生产,并且采用传统的生产工艺或特殊的生产设备生产而成。评价指标主要包括产品的传统加工工艺和工序、核心工序、产品配方。
如上述品质和特点中涉及到检测内容,申请人应提供有资质的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
4.2.3.2以生态要素为核心条件
     生态要素是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的核心所在。面对全球资源紧张和环境恶化的趋势,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发展的主导方向。生态原产地产品区别于一般地理标志产品的重要特征主要表现在它把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思想融入产品的全生命周期,强调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体现了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
     在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工作中,把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思想引入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意义重大,十分必要。全生命周期理念致力于控制整个生命周期内的成本,包括原材料提取、产品生产、加工、制造、包装、储运、使用、处置等阶段。产品在不同阶段需要不断地从自然环境中消耗资源和能源,同时也把废弃物输向环境。全生命周期理念是生态原产地产品竞争力、生命力之所在,不仅仅关注和实现某一个阶段的成本最优,而是关注和实现全生命周期成本最优。
     绿色发展是一个广义概念,要求人类在发展的过程中,践行节约、低碳、循环和生态环保等理念,不断提高人与自然的和谐程度、经济与环境的协调程度。
     循环发展强调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少排放或不排放污染物。
     低碳发展是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发展,主要通过提高能效节约能源、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增加森林碳汇,以降低能耗强度和碳强度。
     生态原产地产品要求产品在从“摇篮”到“坟墓”的全生命周期过程中,环境影响处于较低水平,资源能源利用效率高,污染排放少,环境负荷与同类产品相比具有显著优势,减少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不利影响,达到具有绿色标记意义产品认证的要求。通过对产品生产全生命周期进行评定,既确保产品从摇篮到坟墓符合生态性,又可以引导企业、行业采用符合绿色、循环和低碳发展的生产、管理方式,有效促进生态文明建设。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定按照ISO14040中提出的包含原材料环节、生产环节、销售环节、使用环节和处置环节的全生命周期理论为基础开展评定。评价具体指标结合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内涵,并参考《生态工业园区标准》、《国家生态文明建设试点示范区指标》、《有机产品标准》、《绿色产品标准》等。
     1.基本条件:
     (1)企业满足适用的相关法律法规、行业规章的要求。
     (2)对于生产过程的污染排放和能源消耗水平,满足相关的适用标准,未发生一般及以上环境污染事故。
     (3)对于评定产品的质量、安全和卫生等指标,满足相关的适用标准。企业未发生一般及以上质量事故和安全事故。
     2.生态评价指标:如下表4.1所示。
     表4.1 生态原产地产品生态要素评价指标

 
评价环节    评价指标   
一.原材料环节  环境质 量化 学品 使用(农产品)

(1)产品产地所在区域环境空气质量是否达到相关标准。
(2)产品产地所在区域水环境质量是否达到相关标准。
(3)产品产地所在区域土壤环境质量是否达到相关标准。
(4)产品产地所在区域声环境质量是否达到相关标准。
(5)产品产地地理范围内的绿化覆盖率。 

(6)饲料添加剂使用量。
(7)农药使用量。
(8)化肥使用量。      
 二.生产环节

能源利 用

(1)单位产品能耗。
(2)企业能源消耗中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所占比例。
(3)企业综合能耗是否达到本行业清洁生产标准。 
 资 源利 用
(4)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新鲜水耗。
(5)企业农业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
(6)产品产地地理范围内的建筑节能标准执行率。  
 污 染控 制 

(7)企业主要污染物排放强度。   
三.销售、使用及处置环节 

资 源利 用

(1)企业产品包装材料是否可重复、可回收、可降解。
(2)企业产品包装物循环利用率。
(3)企业农业/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
(4)企业生活垃圾综合利用率。
(5)企业再生资源循环利用率。    
 其 它 

(6)产品储运过程是否安全环保。
(7)企业物流过程中的碳排放。
(8)产品质量是否达到健康安全卫生标准。
(9)产品使用过程是否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 
 

      3. 生态评价指标解释和说明:对通过相关标准,如清洁生产审核、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绿色产品认证、有机产品认证的企业可以减少部分要素(指标)的评审工作,或引用相关指标的评审工作作为基础以简化评价过程。
4.2.3.3以综合因素作为附件条件
      随着社会进步、文明程度的提高,企业履行社会责任逐步上升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问题。综合因素从企业能力、企业品质、企业文化和企业影响等方面考虑,具体指标主要包括经营状况、劳动福利、工作环境、社会贡献和形象等。这些指标虽然无法在原产地评定要素和生态评定要素中表现、但它们体现出了企业社会责任,诚信程度和人文关怀,对提高企业的声誉度和保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它抛弃了片面地以产品表象作为评判的唯一标准,而从更高的道德层面要求产品,彰显了人性的光辉,追求人,自然和社会的和谐共生,是生态原产地产品最根本的生命力所在,成为了生态原产地产品引领时代的最大闪光点。
      综合因素以定性评价指标为主,企业可以提供能够证明以下情况的相关材料。通过SA8000社会责任标准认证、GB/T28001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idt OHSAS18001)认证的企业可以简化相应的评价过程。
      1.经营状况:企业合同信用情况;企业债权情况;企业公共记录情况。 
      2.劳动福利:企业按时支付员工工资,确保职工待遇情况;企业为劳动者实施劳动保护、承担和保护职工健康情况;
      3.工作环境:企业识别、控制和消除员工、其他有关人员可能遭受的风险情况;企业持续改进职业安全健康、努力为员工创造良好工作环境情况;企业对可能发生的事故伤害进行防护,对员工进行健康安全教育情况。
      4.社会贡献:企业依法纳税情况;企业向社区、社会提供公益服务和捐助情况;
      5.社会形象:企业在知识产权、卫生、消防、安全事故方面的遵纪守法情况;政府、社团、消费者、舆论监督的评价状况。
      对本论文所设计的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指标体系,需要指出一下几点:
      1.评价指标体系列出的具体指标是针对大多数产品的共性指标,针对不同种类的产品可利用其全部指标或者抽取关键指标进行组合使用。
      2.针对不同产品,具体评价指标的标准会发生变化,评价生态原产地产品时的评价标准视实际情况而定。
      3.对于定性指标,可根据企业提供的文件资料以及现场查验,确定各指标是否符合要求。
      4.随着人们认识的发展和研究的不断深入,评价指标体系也是在不断完善的,具体指标的评价标准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但评价基本思路和原则是通用的。
4.2.4 评价指标体系应用展望
      上述关于生态原产地产品的评价指标体系是本文理论分析的一个结论,可以用来评价和比较生态原产地产品。同一种类的产品利用该评价指标体系得出的结果才具有可比性。
      原产地要素是前提条件,是必须满足项。生态要素评价指标体系可以通过层次分析法(AHP)等模型进行量化评价,一般做法是这样的,首先通过问卷调查结合专家评价获得各因子的权重情况;然后,选用适当的模型测算出指标的绝对权重;最后,运用加权平均的办法计算出评价结果。评价方法是评价的具体手段,只有合理、科学地选择评价指标和评价方法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综合要素是附加条件。这应该是该指标体系的应用方向之一。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不同种类的生态原产地产品,关注的侧重点会有所差异,评价因子的权重会有不同。例如,农产品更关注原材料环节,工艺品和工业产品更关注生产环节。因此,对于不同类型的生态原产地产品,在对其进行评价时,都必须具体地去考查各个评价因子的相对重要程度。本文的研究重点在于搭建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一般思路、流程和框架,至于如何通过层次分析法等成熟模型计算出指标的权重则不是本文的研究重点所在。

 

 第五章 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实例


      本章是本论文的案例解析部分,主要是用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利用玉米芯研发生产的龙力牌功能糖和西峡猕猴桃两个案例来验证本文所构建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合理性。具体就是运用前文所提出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对龙力牌功能糖和西峡猕猴桃进行深度分析,进而验证所用理论的科学性。龙力牌功能糖强调了生态评定要素,西峡猕猴桃突出了原产地评定要素。


第一节 案例一 —— 龙力牌功能糖


5.1.1背景介绍
      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致力于现代生物朝阳产业,立足农副产品深加工行业,坚持“生物炼制”理念,以植物全株综合开发应用为开发目标,开发引领行业潮流的新产品,目前企业主导产品有低聚木糖、木糖、木糖醇、纤维乙醇、结晶葡萄糖、酶解木质素,分别属于功能糖、淀粉糖、新能源、新材料行业,是一条源于自然、回归自然的“健康、低碳、环保”的生态循环经济产业链条。
      所谓功能糖,是指以功能性低聚糖、功能性糖醇、功能性膳食纤维为主要代表的具有营养保健功能的糖类。纤维乙醇,是用秸秆、农作物壳皮茎秆、树叶、落叶、林业边角余料和城乡有机垃圾等纤维为原料生产的燃料乙醇,可加入汽油中的品质改善剂、增氧剂,可作为一种优良的燃油品质改善剂被广泛使用。
      龙力公司从科研开发入手,利用自主知识产权的“低聚木糖的制备方法”专利技术,以及先进的“生物法制备木糖醇技术”,生产低聚木糖与木糖醇,两者都是目前在国内外市场上前景广阔的新型糖源。同时,公司关注绿色、循环和低碳发展,以资源的高效、循环利用为开发方向,以“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为原则,着眼长远,立足玉米原产地,坚持“生物炼制”新理念,以农业废弃资源玉米芯为原料,研制出以低聚木糖与木糖醇为原料的系列衍生保健品与药品,最大程度的开发了两种功能糖。最后公司对玉米芯废渣进行了提取,对剩余的残渣废弃物再利用加工为乙醇,开展生态综合利用研究,如图5.1所示。

 图5.1 玉米芯综合利用示意图(待补充)

 5.1.2 评价指标体系应用
      根据论文4.2.3提及的指标体系,本案例从原产地评定要素、生态评定要素和综合评定要素三个方面进行评价。因为资源循环利用是龙力功能糖生产的亮点,所以在本案例中,重点分析和研究生态评定要素。
5.1.2.1 原产地评定要素
      玉米芯原料来源于自然,是自然界中分布最广的植物纤维原料,其主要成分是纤维素、半纤维素和木质素,是原产地生态原料。
5.1.2.2 生态评定要素
      1.基本条件
      (1)企业满足相关法律、法规、制度的要求。
      (2)企业按要求完成年度减排任务,污染排放达到相应排放标准,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在规定范围之内,重点污染物排放总量均不超过相应的总量控制要求,未发生一般及以上环境污染事故。污水排放口安装在线监测设施,随时将污水处理数据上传。环保档案健全,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环保档案,有《污水处理站操作运行记录》、《污水处理站检测记录》《设备巡查记录》等各项运行记录,有各种环保部门文件、档案、材料10余套。
      (3)企业产品质量满足相关法律法规及国家、地方标准的要求,未发生一般及以上质量事故和安全事故。已经取得了安全生产许可证、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基于HACCP的食品安全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和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证书。
      (4)企业环保制度健全。根据自身情况,企业在环境保护方面制定了环境保护管理规定和环境污染事故应急预案等环保管理制度,以“保护环境,造福后代”为核心,把环保工作纳入重要位置:建立了由总经理担任组长,分管经理为副组长,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组成的环保管理组织机构,环保小组具体负责环保管理、运行、监督、监测等工作。已经取得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证书。此外企业还获得低碳发展突出贡献企业、山东省环境友好企业、山东省优秀循环经济企业荣誉称号。
      2.生态评价指标体系
      企业通过对玉米芯的开发,实现了“农民种植玉米→企业收购玉米芯生产功能糖→产生玉米芯纤维废渣→生产燃料乙醇→产生废渣→代替煤炭用于发电→草木灰还田”这样一个闭合式的循环产业链,如下图5.2所示,实现了“从土地到土地”的完整循环,形成了“低能耗、高产出,低排放、高效益,大循环、可持续”的发展格局。这条完整的“玉米芯生产链”是以创新技术发展生态循环经济,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成功实践。

 图5.2 玉米芯生产链条(待补充)

      企业利用生物质综合利用的循环经济模式,促进实现了产品全周期各个环节符合绿色环保、节能低碳、资源节约,符合生态良好标准要求,生态要素评价指标及结果如表5.1所示:
表5.1 生态要素评价指标及结果

评价环节 评价指标
一.原材料环节 

环境质 量

(1)玉米芯所在区域环境空气质量达标。
(2)玉米芯所在区域水环境质量达标。
(3)玉米芯所在区域土壤环境质量达标。
(4)玉米芯所在区域声环境质量达标。
二.生产环节

能源利 用

(1)企业主要消耗的能源为电与蒸汽,为清洁能源。
(2)企业综合能耗达到本行业清洁生产标准,2006年12月,企业通过清洁生产审核。
资 源利 用

(3)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新鲜水耗。
(4)企业农业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

污染控制

(5)企业主要污染物排放达标。废水统一排入处理站,通过沼气发电、中和处理等,实现废水利用、减少废水排放量。取得德州市环境保护局颁发的排放污染物许可证(鲁环许NO80020号),每年按照国家规定及禹城市排污费缴纳计划上缴排污费,无欠缴或拖缴现象。

 三.销售、使用及处置环节

 资 源利 用

(1)企业产品包装材料可循环利用。
(2)企业玉米芯废渣用于制造纤维素乙醇,提取木质素。(3)企业固体废物回收或供给热电厂混煤燃烧用于发电。

其它

(4)产品储运过程安全环保。
(5)产品运输过程中减少碳排放。
(6)产品质量达到健康安全卫生标准。
(7)产品使用过程未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

      1、生产环节:中间生产环节通过现场6S管理(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安全),抓精益化生产,遵循3R原则(减量化、再使用、再循环)促进水资源循环利用、再生资源循环利用和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推行清洁生产,实现中间生产环节的绿色环保、节能低碳、资源节约。
      2、玉米芯低碳运输:公司依靠龙头企业带动、示范作用,在产业发展之初就建立起了“公司加基地,基地连农户,合同加服务”的产业化运作模式,先后在禹城市的梁家、辛店、安仁、辛寨、张庄等乡镇及周边的齐河、平原等县市,并辐射河北等省市建立了标准化原料基地,并设计了合理的原料采购及运输、储存方案,生产、加工、销售各环节利益联结机制健全,并根据生产任务确定原料周需额,每周一清。这样就避免了庞大的原料加工、堆放过程,并使周转速度加快,防止原料变质。
      3、废弃物环保处理:公司的玉米芯废渣原来卖给电厂用来燃烧发电,目前利用玉米芯废渣制造纤维素乙醇,减少了碳的排放量和固废量,今后通过提取木质素,将进一步减少固体废物的排放。同时,公司将废水统一排入处理站,通过沼气发电、中和处理等,实现废水利用、减少废水排放量。公司在生产纤维素乙醇过程中还可以回收副产品液体二氧化碳,并将最终的固体废物出售给热电厂混煤燃烧,并将冷却用水循环利用等,通过资源循环利用提高效益,最终实现了回归自然,实现了资源“来源于自然,又回归自然”的循环应用。
公司的固体废物、危险废物合理外置,固体废物主要为废活性炭、污泥,均得到妥善的处置,废活性炭由生产厂家回收处理,污泥由禹城市新源热电厂回收利用,生活、建筑垃圾送城市垃圾填埋场填埋,沼气由本公司用作沼气发电,危险废弃物废树脂由厂家回收处理。
5.1.2.3 综合评定要素
      企业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路,重视新形势下的职工民主管理工作,从维护企业和员工双方的利益入手,拓宽民主渠道,改进民主方式,提高员工参政议政能力,自觉接受员工监督,妥善协调和处理各方面的利益关系。
      1.经营状况:企业合同信用情况和公共记录情况良好。
      2.劳动福利:企业严格执行工时、休息休假制度,维护职工劳动权益;按时发放工资,及时缴纳各项保险,保障职工的经济权益;强化劳动合同管理;坚持不懈地开展职工帮扶救助活动,持续为职工改善生产生活条件。
      3.工作环境:企业持续改进职业安全健康,努力为员工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情况;对可能发生的事故伤害进行防护,定期对员工进行健康安全教育培训。企业近三年内没有发生处罚、伤亡事故,职工集体上访维权事件。
      4.社会贡献:企业在成长发展的同时,积极热衷于公益事业,开展捐资助学、关爱老人、赈灾捐款、慈心一日捐等活动。
      5.社会形象:企业在知识产权、卫生、消防、安全事故方面的遵纪守法情况;政府、消费者和社会舆论评价好。
5.1.3 结论
      山东龙力公司利用农业废弃物玉米芯生产木糖醇,之后剩余的残渣废弃物再利用加工为乙醇,变废为宝,形成了一个闭合式的循环产业链,最大限度地发掘玉米芯的价值,综合高效利用资源,实现了“从土地到土地”的完整循环,产品全周期各个环节符合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理念,是典型的资源节约,生态健康型的生态原产地产品。它的生态化发展模式对其它企业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和借鉴作用。


第二节 案例二 —— 西峡猕猴桃


5.2.1 背景介绍
      西峡是世界猕猴桃知名的原产地之一,史料记载有近千年的历史。西峡位于河南省西南部,气候跨越北温带与亚热带两个气候区,四季分明,光照充足,非常适合猕猴桃生长,是国内外猕猴桃专家公认的猕猴桃最佳生长区。
      西峡县政府高度重视西峡猕猴桃的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成立了猕猴桃生产办公室,全面负责猕猴桃产业的各项工作。西峡猕猴桃产业发展规模大、果园管理标准高、生态环境良好、产品质量达标。2008年,经中国国家质检局审核通过,决定对西峡猕猴桃实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2012年,西峡猕猴桃基地评为“国家级出口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并通过“绿色产品”认证。
5.2.2 评价指标体系应用
      根据论文4.2.3提及的评价指标体系,本案例从原产地评定要素、生态评定要素和综合评定要素三个方面进行评价。因为原产地特征是西峡猕猴桃生产的亮点,所以在本案例中,重点分析和研究原产地评定要素。
5.2.2.1原产地评定要素
      中国是猕猴桃的原产地和起源中心,早在1200多年前,猕猴桃已被引种在庭院中,今江西、湖广、河南山中皆有之。历史资料证明,西峡猕猴桃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1.原产地范围要求
      西峡猕猴桃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范围北纬33°08’—33°48’,东经111°01’—111°46’,包括西峡的丹水镇、田关镇、阳城镇等16个乡镇辖区内分布的所有猕猴桃。
      2.原材料要求
      西峡猕猴桃内在品质优良,口感好,维生素C含量高,深受消费者好评。它良好的产品质量特色与独特的产地自然因素具有紧密的联系,温度、土质、光照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造就了西峡具有适宜西峡猕猴桃生长的独特气候条件:气候温暖湿润,雨量适中,光照充足,无霜期长。
      (1)纬度适宜。猕猴桃在北纬30°—35°区域分布集中,生长良好。西峡北纬33°08’—33°48’,属于这一范围之内。
      (2)海拔适宜。猕猴桃适宜在海拔200米—800米之间生长,海拔500米左右最适宜。西峡平地区和浅山区海拔在180米—800米之间。
      (3)温度适宜。猕猴桃适宜在气候温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年均气温10°C以上的地区生长,15°C—18.5°C的地区最为适宜。西峡年均气温15.2°C。
      (4)水分适中。猕猴桃喜湿润,不耐干旱,也不耐积水,在阴湿多雾雨、年降水量800毫米以上、相对湿度70%以上的地区发育良好。西峡年均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相对湿度75%。
      (5)无霜期长。猕猴桃适宜在无霜期或是少霜期生长,要求无霜期至少在180天以上。西峡无霜期长达236天。
      (6)光照充足。猕猴桃耐荫、喜光、怕曝晒。西峡年平均日照时数2049小时,而夏季平均气温又不超过35°C。
      (7)风力小。猕猴桃忌风。西峡地处伏牛山腹地,北有老界岭阻挡,大风日数少,少有强风天气。
      (8)坡向适宜。山地坡向对猕猴桃生长有一定的影响,猕猴桃适宜在东坡15°以下缓地生长。西峡猕猴桃大部分在东坡15°以下缓地生长。
      (9)土壤质量好。猕猴桃适宜在土层深厚、疏松、肥沃、排水和保水性较好的腐殖质土和冲击土壤、森林土、黑土、沙壤土上生长,ph值在6.5—7偏酸性和中性为宜。西峡土壤ph值在6.5—7,多为中性或弱酸性沙质土壤,有机含量丰富。
      (10)生态环境良好。猕猴桃对生态环境要求较高,要求无水质、大气、面源污染,无明显水土流失。西峡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区,空气环境质量良好,水质清纯,没有生态环境污染。
5.2.2.2生态评定要素
      1.基本条件
      西峡县重视生态保护工作,未发生一般及以上环境污染事故。通过标准化生产,达到猕猴桃产品的质量安全,实现产地环境要求、感官要求、理化要求和卫生要求符合国家相关指标规定,未发生一般及以上质量事故和安全事故。
      2.生态评价指标体系
      西峡猕猴桃秉承生态化管理、生态化发理念展,保证良好的果品质量和生长环境。生态要素评价指标及结果如表5.2所示。
      表5.2 生态要素评价指标及结果

 

评价环节 评价指标
一.原材料环节

环境质 量

(1)环境空气质量全年达到二级以上标准。大气质量分析结果显示二氧化硫、总悬浮颗粒物、氮氧化物和氟化物达标。
(2)农田灌溉用水质量达标。汞、镉、铅、砷、铬检出值均小于上限值。
(3)土壤环境质量达标。土壤中汞、镉、铅、砷、铬、铜的检测值未超标。
(4)自然环境良好,森林覆盖率高,达到76.8%。

化 学品 使用(农产品)

(5)建立和完善了化学品投入量监管体系。在种植上严禁使用农药等化学试剂,氯吡脲定量分析监测值小于上限值。重金属含量完全符合国家规定。
(6)西峡猕猴桃主要使用厩肥和加工的生物有机肥。肥料中有机质、全氮、磷、钾和水分均符合标准要求。
二.生产环节

能源利 用

(1)基地建设了完善的节水灌溉系统,80%实现了微喷和滴灌设施,需水量与传统生产模式相比,节约水资源70%以上,并且很好的满足了猕猴桃的需水要求。
(2)充分利用土地资源。经过长期摸索,西峡开发了猕猴桃基地的立体开发模式:一是前3年幼苗期,套种玉米、蔬菜、花生和中药材等高效作物;二是在猕猴桃初步挂果的第三、四年套种生姜、魔芋等耐阴作物,有效弥补猕猴桃前三年没有效益的问题;三是进入盛果期后,有条件的地区在猕猴桃架下进行养殖肉鸡和蛋鸡,一方面增加了群众收益,一方面有利于培肥地力,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

污染控制

(3)企业主要污染物排放达标。

三.销售、使用及处置环节

资 源利 用

(1)在包装加工上,多采用可回收的纸质包装和食品级塑料包装。

其它

(2)产品储运过程安全环保。
(3)产品运输过程中减少碳排放。
(4)产品质量达到健康安全卫生标准。
(5)产品使用过程未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

5.2.2.3综合评定要素
      在社会公益性上,定期对果农进行技术标准化管理培训和健康安全培训,提高综合素质,对劳动保险和社会福利进行完善。积极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消费者对产品的评价好。
5.2.3 结论
      西峡县猕猴桃西峡猕猴桃种植历史悠久、地理气候条件适宜、种植技术科学、生态环境优美、产品质量达标、品牌效应良好,符合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的标准。原有的西峡猕猴桃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价申报资料中整体思路和结构有些凌乱;对生态、环境的指标过于简化;社会公益性程度评价内容大幅度弱化。本文构建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目标明确,思路清晰,综合考虑了原产地评定要素、生态评定要素和综合评定要素,是对原有评价的改进和完善。


第三节 建议


      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对接国际先进做法,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引导生态、健康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符合国家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的要求。为进一步推进此项工作的顺利发展,提出以下建议。
      1.完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标准体系。
      进一步完善生态原产地产品评价指标体系,评价方法,坚持定性与定量结合,与时俱进,持续改进,为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评定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通过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实现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多赢局面。
      2.重视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后监督工作。
      生态原产地产品的保护工作宜着眼于长远,对于已经授予生态原产地产品专用标志的产品要重视后监督工作,关键在于依法规范,严格按照生态原产地产品相关规定进行保护后的监督、检查和管理工作。对于不符合要求的产品,停止使用生态原产地产品专用标志。
      3.加强地方政府对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的大力支持。
      生态原产地产品与一般企业产品相
比,具备能够反映地方特色、凝聚地方传统文化等显著特征,从而能够成为代表地方的品牌,是服务地方经济和促进地方发展的重要举措。在生态原产地产品的申报过程中,其申请主体可以是地方政府、行业协会、企业和自然人,但由于推动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企业和质检、环保、工商等多个政府部门的联合推动,因此地方政府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推进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健康、快速发展离不开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从原产地生态环境的保护来看,生态原产地产品作为生态产品,主要依赖于当地的生态环境,只有依靠地方政府,明确相关利益主体的行为规范、责任分担和奖惩措施,才能保护好当地的生态环境。此外,生态原产地产品的后续管理以及原产地资源的保护等工作,也需要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参考文献


[1]胡锦涛. 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R]2012-12-8.
[2]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M].1999.
[3]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GB17924-1999.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原产地域产品通用要求[S].1999.
[4]顾列铭.原产地域产品:生态经济的杰作[J].生态经济,2003,(6):52-55.
[5]郭宝明.入世我国的原产地名称(地理标志)保护初探[EB/OL].法律图书馆网,2004.
http://www.law-lib.com/.
[6]吴嘉玲,陈南,常向阳.原产地域自然环境的综合评价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1(15):54-56.
[7]Raymond H. Assessing the compliance of a product with an eco一label: from standards to constraints[J].Int J of Production Economies,2009,121:21-38.
[8]Jens Hemmelskamp, Karl Ludwig Brockmann . Environmental labels—the German ‘Blue Angel’. Futures, 1997, 29( 1):67-76.
[9]Standard specification for the evaluation and certification of environmentally preferable carpet, May 20,2003.http://www.scscertified.com.
[10]Green Product introduction, http://
www.fujixerox.com.
[11]Green Product evaluation standard,
http://eco.fujitsu.com.
[12]Edgar G. Hertwith,William S.Pease, Catherine R. Koshland, Evaluating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products and production processes: a comparison of six methods. The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196 (1997):13-29.
[13]TakHur. Measurement of green productivity and its improvement[J].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2004,12(7):673-683.
[14]Subramanian Senthilkannan Muthua,Yi Li. Modelling and quantification of  Eco-functional Index The concept and applications of eco-functional assessment. Ecological Indicators,2013,26:33-43.
[15]AsaJonsson. Tools and methods for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of building products-methodological analysis of six selected approaches[J].Building and Environment,2000,35 (3):223-238.
[16]刘光复,刘志峰.绿色产品及其评价系统框架[J].机械设计与研究,1997(4):12-14.
[17]刘志峰,夏链,刘光复.基于知识的“绿色”产品评价系统建立初探[J].轻工机械, 1997(4):13-16.
[18]宋江敏,陈庄,韩逢庆.基于产品多生命周期工程的产品环境评价指标体系探讨[J].重庆工学院学报,1999,13(3):43-47.
[19]向东,张根保,汪永超等.绿色产品及其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CIMS,1999,5(4):14-19.
[20]辛志伟.应用简式生命周期矩阵评价环境标志产品[J].环境保护,1999(6):23-25.
[21]杨印生,李洪伟.基于数据包络分析模型的绿色产品非均一评价[J].中国机械工程,2003,14(11):964-966.
[22]钱阳,林岗.绿色产品评价体系与评价方法的研究[J].河海大学常州分校学报,2005,19(3):17-20.
[23]陈良超,季志平,米宏彬. 朱鹮自然保护区有机农产品产业形成与环境评价体系[J].农产品加工·学刊,2007(3).61-72.
[24]王金军.绿色产品评价体系研究[J].山东社会科学,2008(9):69-72.
[25]田凤权.基于生命周期理论下的绿色产品评价体系研究[J].才智,2011,(7):85-87.
[26]吴鹏,刘晓叙. 绿色机械产品评价体系研究[J]. 现代机械,2011(2):91-94.
[27]黄建江,王瑾,魏晓君.绿色服装洗涤机械产品评价体系的研究[J].山东纺织科技,2005(1):54-56.
[28]楼锡银.机电产品绿色设计技术与评价[M] .浙江: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0,8.
[29]韩敏,戴宏民.模糊层次分析法综合评价洗衣机的绿色度[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20 07.24(4):392-397.
[30]同继锋.绿色建筑卫生陶瓷产品评价体系[J]. 中国陶瓷工业. 2009,16(01):30-32.
[31]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印发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相关规定及委托评定机构名单(第一批)的通知[EB/OL].http://www.aqsiq.gov.cn/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12-9-29.
[32]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公布获得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名单的公告》(2012年第160号公告)[EB/OL].http://www.aqsiq.gov.cn/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2012-10-23.
[33]魏传忠.原产地专业教程[M].北京:中国商务出版社,2011.20
[34]刘丽娟,徐进亮.原产地规则—产生、运用及改革[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1.6-7.
[35]牛文元.可持续发展理论的基本认知[J].地理科学进展,2008,27(3):1-6.
[36]诸大建.从可持续发展到循环型经济[J].世界环境,2000,(3):6-12.
[37]赵君琦.建设美丽中国,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大有可为[J].中国检验检疫,2013(5):16-17.
[38]丁文雅.农产品质量与产地环境的关系研究[J].科技信息,2008(10):177-182.

 

 

 

 

 

 

 

 

 

 

 

 

 

 

 

 

 

 

 

 

 

 

 

 

 

 

 

 转发到  

上一篇: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开展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工作的意见

下一篇: 生态原产地与国际贸易论坛宣言